1. 首页
  2. 新闻

超块链创始人史兴国直播首秀:一位区块链技术界“扫地僧”的Web3.0世界观

很多武侠迷知道,扫地僧是金庸武侠小说《天龙八部》中的人物,一位在少林寺负责打扫藏经阁的无名老僧人,武功深不可测,并具有大智慧。

而在熙熙攘攘的区块链江湖里,也有一位“扫地僧”,他有多个光环加身,却始终低调平静,深藏不露,内力强大,一招一式见真章。

这位区块链技术界“扫地僧”拥有多个光环加身:他是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,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,并且历任中科红旗Linux公司副总裁及中科院软件所互联网实验室总工程师。他就是超块链创始人史兴国。

4月20日晚8点,史兴国做客“火讯财经资讯”视频号直播间,接受火讯财经联合创始人赵一丹访谈,这是他的直播首秀。此次直播作为火讯财经、赤焰互动联合发起的观火号“元宇宙数字藏品周”的第一站,围绕“元宇宙+技术”展开。

直播中,史兴国分享了超块链创业历程,中国万网创始人、青怡投资创始合伙人张向宁与前新浪执行副总裁、新浪网总编辑陈彤投资超块链的故事。

在谈到并行区块链时史兴国表示,并行区块链让链与链之间既保持独立性又保持联动性,相较于跨链,并行区块链有着降维打击式的优势。

谈到如何看待元宇宙发展时,史兴国表示,或许目前我们一只脚已经迈入了元宇宙,现在有数字空间,有账号,也有数字资产。真正到元宇宙来临时大家并不会感觉到身在其中,因为与日常生活早已息息相关。Web3.0为元宇宙提供基础技术与设施,是一个共生且互为支撑的关系。

此外,对于近日三大协会联合发文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的倡议,史兴国表示,倡议非常专业,同时也非常赞同。用户们在良莠不齐的藏品平台里需要擦亮眼睛,仔细甄别。希望积极谨慎推进,千万不要因噎废食,一棒打死。也希望数字藏品能突出实际价值,促进实体经济,与实体经济产生良好互动,尽量避免和金融挂钩。数字藏品市场目前只是刚刚开始,未来可期。

以下为直播实录:

第一部分 创业经历

赵一丹:近年来区块链行业可谓爆火,多少人前拥后继进入区块链,但有些登上巅峰同时也有人跌落谷底。您在互联网行业深耕多年,取得了如此多的不菲成就,为什么当初会愿意放弃令很多人羡慕的中科院职务,进入到区块链行业创业呢,您的动力与缘由是什么?在创业过程中,史总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经历可以与我们分享的吗?

史兴国:在中国互联网刚兴起时,我也参与到创业热潮中,后来机缘巧合进入中科院软件所,并成立了互联网实验室。作为互联网第一代,眼看着中国互联网突围猛进,几乎每天都有新鲜的事发生,但同时也经历了互联网的高潮泡沫。那时身边很多互联网朋友都在创业,没有投入到这里面一直比较遗憾。

产业大潮给人带来的兴奋感一直推动着我,所以当区块链技术起来之后,我意识到类似于互联网创业的机会再度来临。当我把自己的创业想法告诉万维网创始人张向宁时,甚至没提到区块链,他便敏锐察觉到了,于是我们一拍即合,得到他的支持,帮我迈出了创业的第一步。后面,与同为第一代互联网人的陈彤(前新浪执行副总裁、新浪网总编辑)谈论时,我们都希望去做一件值得后半生拼搏的事,而区块链具备这样的潜力,因此也达成一致。

由于置身于中国的操作系统发展,我对底层技术如何赋能产业积累了不少经验。从某个角度来说,操作系统在当时已经比较成熟,而我们作为技术人员,对区块链这种探索性突破性的东西充满兴趣,觉得它一定是未来互联网的基础技术支撑。

赵一丹:超块链作为一种全新的并行区块链,并行架构带来原生跨链操作能力,卓越的扩展性和性能。您带领的超块链团队的核心理念是什么?它与其他链最大的区别与优势又体现在哪?

史兴国:创业初期,我们意识到区块链的性能和扩展性是个问题,这样的架构无法支撑互联网级别的应用,其差别如同独木桥和一个多车道的宽马路。

我们采取的突破方式是用并行的技术去改变区块链当时的串行架构。在区块链底层,从数据结构、算法等各方面做改进,让链与链之间既保持独立性,又保持联动性。串行区块链是一维的,并行区块链是二维的。所以在扩展性上,并行区块链可以很容易扩展容量,扩展不同的协议。

跨链是今年值得关注的一个赛道,而并行链下两个单链之间,本身就具备联通性,或者说其本身就是一种“跨链”。相较于跨链,并行区块链有着降维打击式的优势。

赵一丹:去年9月,超块链有2份专利拿到了两份美国授权的发明专利,据您说两个专利很不一般,申请到这两个专利是“区块链世界的脑力POW,是时间对汗水的馈赠,也是超块链送给世界的又一份礼物。”这两份专利有哪些特别之处呢?可以为大家介绍下申请过程中发生的故事吗?

史兴国:在申请过程中我们和一位美国专利审核员不停博弈,他是中本聪粉丝,当时看完之后,他就拿出中本聪的白皮书和维基百科上比特币的介绍,一条一条对着我们的专利比较,针锋相对。

因为专利必须要有创造性,我们前后对技术特征做了四次答辩,过程很艰难。让我们惊喜的是,到最后一次答辩时,审查员特意打电话给律师,只是就一些细节进行了提问。我们在去年中秋节前收获了这两个礼物,申请过程确实是一个峰回路转、柳暗花明的过程。

第二部分 元宇宙与Web3.0

赵一丹:众所周知,2021年被称为“元宇宙元年”。1000个人心目中有1000个元宇宙。有人说,元宇宙是21世纪的“出埃及记”,足以代替“全球化”叙述人类下一个百年。有人说,元宇宙是一场无限游戏,它不是下一代互联网而是下一代网络。除了支持者,也有反对者。比如有人怒斥元宇宙是一个“骗局”,高呼这是资本的另一场“游戏”,有人认为元宇宙只是一个打破韭菜资本的新恶作剧。有人认为这不过是“VR概念”的卷土重来。您眼中的元宇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?如何看待它的未来?

史兴国:我觉得元宇宙在很多人的想象里是一种略带仪式感,然后用某种炫酷的方式切换进入一个空间,我很赞同这个想法,和早期上网前需要播一个号这种仪式感很像。

我觉得如果元宇宙真的来了,它应该就在我们生活里,不会有很明确的切换过程。甚至可以说,目前我们一只脚已经迈入了元宇宙中。因为现在有数字空间,有账号,很多人也有数字资产。所以我觉得随着更多数字化财产的出现,那个时候大家并不会感觉到身在其中,因为与日常生活已经息息相关。

赵一丹:对于普通大众,元宇宙时代暗藏着哪些职业机会?个人又将如何面对元宇宙的新挑战?

史兴国:我认为分两种。第一种,比如元宇宙里的导游、元宇宙里的数字化建筑师或者数字化艺术家。这是一种非常典型的纯元宇宙性的职业,一定会在元宇宙非常成熟之后,才会产生大量的这种职业供应。

第二种,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很多人,在自己的行业里只要往前去努力探索,便可以接触到元宇宙职业的边缘。

赵一丹:当前全球互联网发展正处于从Web2.0向Web3.0时代的过渡阶段,Web3.0作为下一代互联网形式,将具有颠覆当下主流互联网商业模式的重要意义。您认为元宇宙与Web3.0是什么关系?

史兴国:Web3.0是以线上资产或者线上数字化权益组成的网络或者网络应用,意味着互联网又多了一个维度。等Web3.0真正实现,大家可以到网络里去寻找各种各样尤其是权益相关的机会。Web3.0为元宇宙提供基础技术与设施,是一个共生且互为支撑的关系。

第三部分 NFT数字藏品

赵一丹:4月13日,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、中国银行业协会、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: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。您如何看待这份倡议?此倡议对国内数字藏品市场有何启示?

史兴国:我看了倡议之后,第一感觉是非常专业,同时也非常赞同,一针见血指出了数字藏品可能出现违规的地方。用户们在良莠不齐的藏品平台里需要擦亮眼睛,仔细甄别。

希望积极谨慎推进,千万不要因噎废食,一棒打死。也希望数字藏品能突出实际价值,促进实体经济,与实体经济产生良好互动,尽量避免和金融挂钩。数字藏品市场目前只是刚刚开始,未来可期。

赵一丹:接下来我们要问史总一个私人问题,您自己有收藏数字藏品吗?如果有的话,您对哪些类型的数字藏品感兴趣?您觉得数字藏品的投资性更强还是收藏性更强,这两者之间如何衡量?

史兴国:我们公司内部发行过自己的数字藏品,这个藏品对我来讲有更独特的意义。同时我对历史人文类数字藏品更感兴趣,倾向于把它看成一件藏品而不是一个投资品,是一种文化消费,是一种精神和心理的共鸣,相当于把一段历史时光或者一种历史印记用数字化的形式收藏。

赵一丹:您之前说过,当前数字藏品在文创领域表现出非凡的活力,但仍然仅仅局限于一次性发售,处于数字化权益消费的初级阶段。那未来数字藏品更进一步的权益表达将体现在哪些场景?又将如何实现?

史兴国:目前以数字艺术作为主力的数字藏品,是一种较为简单的NFT应用模式。但已经向人们展示出NFT在价值表达、权益变现等方面的魅力。当前数字藏品在文创领域表现出非凡的活力,但仍然仅仅局限于一次性发售,处于数字化权益消费的初级阶段。

更进一步的,数字藏品作为一种权益表达,将在一次性消费以外,逐步扩展为更丰富的基于权益的协作、二次创作,或辅助营销、私域运营等应用场景。这就将衍生出藏品销售以外的多种业态,具备区块链底层技术、拥有业务创新能力的企业将在这一趋势中获得先机。

那些快餐式的、借助第三方区块链服务突击发售藏品的商户终将昙花一现,用户和投资者应当更多关于那些与稀缺IP相关,或与实体业务结合的藏品设计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Coinfuture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coinfuture.pro/archives/6185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QR code